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
更多

中国改革再出发:T字形区域引擎格局形成

时间:2009-05-28 05:10:11  来源:  作者: 已有条跟贴

  新华网北京5月27日电(黄庭满)许多战略决策,随着时间的推移才能品其真味。

  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开发史上,上世纪80年代中央率先开放开发沿海,90年初提出长江开发战略,沿海"一纵"开发与沿江"一横"开发战略的结合,构成中国开发开放的第一次"T"字形战略格局。

  在新世纪新阶段的今天,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人们发现,中国再次将目光投向这个"T"字形战略区域,密集选择其中的若干个地方,赋予其在不同领域的改革探索使命,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演绎新一轮改革"探路者"角色。

  此间观察家认为,改革开放30年,中国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面临发展空间趋紧、内外发展不平衡等一系列矛盾和问题,迫切需要在更广领域、更深层次、更高水平上推进改革开放。着眼影响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症结,打造T字形改革引擎,表明中国新一轮改革的战略布局逐渐形成。这些引擎担负着探索建设和谐社会、创新区域发展模式、提升国际竞争力的使命,领跑更大气魄的中国新一轮发展。

  沿海和沿长江区域再领新使命:T字形改革引擎格局形成

  ——沿海"一纵"改革引擎部署完成。

  5月14日,《国务院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全文发布,《意见》将海峡西岸经济区定位为两岸人民交流合作先行先试区域,并提出到2020年,海峡西岸经济区要率先建立充满活力、富有效率、更加开放、有利于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

  沿着时光回溯,5月6日,国务院正式批准《深圳市综合配套改革总体方案》,为深圳发展重新定位,允许深圳在四个方面"先行先试"。此前的1月8日,国家发改委公布《珠三角区域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明确赋予珠三角发展更大的自主权,支持率先探索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和谐社会建设的新途径、新举措,为全国科学发展提供示范;继续承担全国改革"试验田"的历史使命,大胆探索,先行先试,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率先取得突破,为实现科学发展提供强大动力,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造新鲜经验。

  三年前的2006年,国务院发布《国务院推进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开放有关问题的意见》,正式宣布天津滨海新区成为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明确天津滨海新区"先行试验一些重大的改革开放措施";"探索新的区域发展模式,为全国发展改革提供经验和示范"。

  上海浦东新区在其成立15周年的2005年再次领命。当年的6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上海浦东新区进行综合配套改革试点,要求浦东新区"率先建立起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推动全国改革起示范作用"。随后国家发改委批准的浦东综改《总体方案》和《三年行动计划》,赋予浦东"先行先试权"。

  ——沿江"一横" 新一轮改革引擎部署完成。

  中国在2007年连续批准"沿长江经济带"的四大城市群(圈)作为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

  2007年6月,国务院批准重庆市和成都市设立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赋予其使命: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率先突破,大胆创新,尽快形成统筹城乡发展的体制机制,促进城乡经济社会协调发展。2009年1月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推进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赋予重庆市在多个领域"先行先试";5月国务院批复的《成都市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总体方案》,允许成都市在9大方面先行先试。

  2007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又批准武汉城市圈和长株潭城市群为"全国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要求两个区域全面推进各个领域的改革,并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率先突破,大胆创新,尽快形成有利于能源资源节约和生态环境保护的体制机制,切实走出一条有别于传统模式的工业化、城市化发展新路。2008年出台的长株潭城市群、武汉城市圈总体规划(纲要)要求"先行先试"。

  分析人士指出,从特征上看,这些战略决策和部署不同寻常,它们相较其他类型的部署多了一个字眼:先行先试,表明这些区域在新一轮改革全局中占据领跑者地位,共同成为"布点卡位"的全国棋盘中的重要落子。从空间上看,珠三角、海峡西岸、上海浦东新区、天津滨海新区位居东部沿海区域,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位居"沿长江经济带"的中部区域,重庆市、成都市位居"沿长江经济带"的西部区域,从南到北的沿海"一纵"布局和沿长江挺进内陆的"一横"布局相结合,构成T字形改革引擎格局,意味着国家改革开放战略从南到北的战略推进和从东向西的纵深发展,也意味着国家的改革开放将形成东中西部齐头并进的试点格局。

  更深内涵的布局:改革"剑指"六大全局性发展症结

  分析人士认为,选择沿海"一纵"区域与沿江"一横"区域作为新一轮改革引擎,并非偶然。每个地方在全局中的改革侧重不同,扮演不同的角色,承担着不同的探索任务,但每一个定位都着眼于全国大局,恰恰正对应着中国经济社会迈向科学发展轨道所面临的全局性症结。在这些症结方面,这些地方具备领跑相应改革的全局性优势。

  新世纪新阶段,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全局性症结主要表现在:

  一是城乡二元"分割式"发展问题。城乡二元结构也日益强化,农村发展越来越落后于城市,城市发展得再好,如果农村跟不上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谐社会均无从谈起。重庆是典型的"大城市带大农村"的城乡二元结构,同时具有中国很多地区尤其是中西部省区相似的基本特点,还具有中等省的构架和欠发达省的特征,是中国基本国情的一个缩影。而成都较早启动统筹城乡发展实践,成效明显,有基础。择其进行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有利于探索省级构架下的城乡统筹之路。

  二是人与自然发展的矛盾问题。经历30年的高速发展,今天,中国的"发展性"压力凸显,经济发展越来越受到资源环境的制约,通过无限制掠夺自然方式发展的粗放型老路已经难以为继。中部地区正处于大规模承接发达国家和东部沿海地区产业转移的初始阶段,有利于在解决资源、环境与经济发展的矛盾问题上进行探索,走出一条有别于传统发展模式的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发展新路,避免走"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

转播到腾讯微博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可用表情: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